跟氣候比速度-黃天牧催動「永續金融」戰綠天鵝

跟氣候比速度-黃天牧催動「永續金融」戰綠天鵝

20201016-2
2020-10-16 倡議家 劉嫈楓

編按:今年八月中旬,金管會作為主管機關,一連推出《綠色金融行動方案2.0》、《公司治理3.0 永續發展藍圖》兩大方案,「綠色」和「永續ESG」成為兩大關鍵字。

有企業表示,關於永續行動,民間關注一直沒有少過,只是過去多半是各界零散做、分頭做。這回金管會作為主管機關帶頭宣誓、推進,終於等到這股永續能量匯流。

2020年,在全球對於永續特別有感的此刻,永續已是不得不坦然面對的關鍵議題。《倡議+》專訪金管會主委黃天牧,分析金融機構、企業該如何發揮作用。他直言:「投入ESG不只是一種道德理想,EPS和ESG都該是企業DNA。」以下為採訪整理。

金管會主委黃天牧:「投入ESG不只是一種道德理想,EPS和ESG都該是企業DNA...
金管會主委黃天牧:「投入ESG不只是一種道德理想,EPS和ESG都該是企業DNA。」 圖/陳軍杉攝影

金管會接連頒布兩大方案,為何在此刻更強調企業社會責任?

過往和現在,談論的時空條件不一樣。金管會2017年所頒布《綠色金融行動方案1.0》較強調在綠色商品的授信、投資。《2.0》版本著墨較多在於基礎建置,例如定義何謂永續、何謂綠色,此外也更為強調企業資訊公開揭露。
至於《公司治理》,金管會在2013年、2018年前兩版的《公司治理》較強調公司內部治理,或是強化董事會效能、獨立董事會、股東行動主義,其中也略為提及企業社會責任。
新的一版更多強調在公司治理中如何推動和形塑永續觀念。企業實踐社會責任、撰寫CSR報告書,早期仍多半有著「行善概念」,但「永續發展」不只是談行善,關懷層面更廣,也是未來投資人判斷投資與否的標準之一。
「Good ethics is good business.」,不論是《公司治理3.0》或是《綠色金融行動方案2.0》,不約而同有所重疊,都聚焦在永續議題。
《公司治理》強調了資訊揭露、國際會計準則,也要求撰寫永續報告書;《綠色金融行動方案》界定永續、綠色,並分類,希望在定義清楚之下,鼓勵金融機構揭露在永續金融上頭做了什麼事情。有一致可比較的基礎,才能互相比較,也能藉此鼓勵業者認知到現在所面臨的風險。

企業治理存在眾多風險,為何特別針對「氣候變遷風險」提出提醒?

今年一月,國際清算銀行公布綠天鵝報告並預警,氣候變遷議題不只是災害,也將可能造成金融業系統風險。金融機構現在擁有的資產部位,未來可能因為氣候風險變得一毛不值。「現在的價值,不等於十年後的價值。」
舉例來說,受到地球暖化海平面上升,有些區域因為擁有海景高價值,然而,卻有可能因為氣候變遷轉變為高風險重災區,不僅資產價值受到影響,也可能因風災頻頻,為此承擔高額保費。無力搬離的弱勢居民,因而只能被迫承受,弱勢族群也往往是在氣候變遷下,受害最深的一群人。整體的風險系統將有可能全然不同。
金融機構現在擁有的資產部位,未來可能因為氣候風險變得一毛不值。 圖/陳軍杉攝影
金融機構現在擁有的資產部位,未來可能因為氣候風險變得一毛不值。 圖/陳軍杉攝影
看待氣候風險議題時,問題不在於氣候變遷,更要討論的根本是永續問題。氣候變遷是經濟成長過度之後,過多碳的排放對地球造成負擔,是最終結果,應該思考的是如何用永續發展的觀念來看人類發展。
之前演講,我提到了幾本書。一本是1798年人口學家馬爾薩斯在經典著作《人口論》,隱含地球永續的預警。書中,雖是立基於人口與食物增長的討論,但背後的思維是提醒大眾,地球資源終將有限;另一本,是1968年,由一百位菁英所成立的羅馬俱樂部,曾出版一本書《成長的極限》,人類如果以經濟發展為福祉唯一依歸,總有一天資源會耗盡。書一出版後,隔年石油危機爆發,又再一次應證資源有限的事實。
2017年,同一本書出了三十周年版《成長極限的覺醒與共生》,相較於書剛出版時,各界都還在觀望論點。此時再提,已無人對書中的說法存疑。
從全球觀點來看,不只是聚焦在社會責任,而是人類能不能共好共榮,並且一起解決共同的永續難題。

金融機構如何幫助產業投入ESG?

金融機構作為資金收納者,本身就具備公共性,目前金融機構推動ESG程度深淺不一。金錢資本可以改變價值,引導方向,倘若投資者的判準,是以永續或是ESG為目標,被授信、被投資方就會有所引導、被影響。
金融機構和企業議和過程中,提及ESG概念,有的企業完全不知道,有些還處在轉型過程。但是議和最終的答案,並非只有「Yes」、「No」的問答。金融業者面對高污染產業,並非一下斷然拒絕,而是透過議和,將國際趨勢、作法、觀念,「滲透」企業,達成雙贏目標。但過程需要時間調整、轉型、準備,金管會需要在此時扮演起監管角色,金融機構不因此失去商業利益,也能利用投資力量改變企業策略。
氣候變遷議題不只是災害,也將可能造成金融業系統風險。金融機構現在擁有的資產部位,...
氣候變遷議題不只是災害,也將可能造成金融業系統風險。金融機構現在擁有的資產部位,未來可能因為氣候風險變得一毛不值。 圖/陳軍杉攝影

台灣企業相較於國際間面對永續議題,目前認知的階段到哪樣程度?比較不足的部分會是什麼?

目前,企業對相關概念都有一定認知,金管會作為主管機關,仍需要有所引導。例如,在永續浪潮下,關於「綠色」、「永續」標準不一,甚至出現「漂綠(Green wash)」現象。
推動永續的方向是正確的,但依然需要有所依據、有所本。國際間也在致力建立標準,例如永續會計準則,或是英美、歐盟也都在定義永續、綠色。台灣並沒有落後,需要有企圖心做得更好。
近年,台灣企業公司治理表現不錯,獲得投資人肯定,也開始看到關注永續ESG議題,雖有道德高度,最終還是需要投資人共鳴、買單。尤其外資、投顧對上市櫃公司的投資建議,會以董事會是否在意永續、公司治理、勞動人權、性別平等,作為重要指標。

推動永續的方向是正確的,但依然需要有所依據、有所本,國際間也在致力建立標準好。 ...
推動永續的方向是正確的,但依然需要有所依據、有所本,國際間也在致力建立標準好。 圖/陳軍杉攝影

討論ESG、永續,不是道德層次的議題,而是關乎公司經營策略和投資取向的發展。台灣作為國際供應生產鏈重要一環,也有必要有所回應。
近來,永續成為國際浪潮,也有部分企業因為趨勢熱潮使然而跟著做,把永續當成時尚,並沒有心落實。投入CSR或是ESG治理,不只是為了向政府交代,抑或為了公關,而是企業經營重要的策略核心,EPS、ESG都該是企業DNA。
不同產業推動ESG的動能不一樣,中小企業進入ESG是一件具挑戰,也需要承擔一定風險成本。由於條件不同,投入ESG可能產生額外成本,中小型企業會比較將生存作為優先,但即使以生存為優先,也不代表不會承擔起企業社會責任,但要做到多深,就要看公司不同的承擔能力。

評論已關閉

Click to Hide Advanced Floating Content